www.hg989933.com

中国书画收藏频道

网站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 原创

青瓷(组诗)

章闻哲 黄河诗会/文
2018年08月03日 10:51:21  来源:美讯网

www.hg989933.com:自去年10月以来,国家旅游局组织开展了四轮针对行业顽疾“不合理低价游”的专项整治行动,查处违法违规企业819家,市场上“不合理低价产品”受到明显抑制,团队线路产品价格明显回归。

1. 青与青花判,
 
在见到青前,我对青花丝毫未透露过半点挑衅
当有人吟唱青花瓷,或者有人反复炫耀青花
我基本是一腔虔诚的炉火,青花在我体内烧出过妖艳的蓝
对于它的蓝,国人中有歇斯底里的爱,赞美它婉约
崇拜它安详朴素。在画中让美人抱着它,插上梅花,称之双艳。
 
在我的不讳之言中,总是会出现这样的浮夸的句式:
“我正倾倒在青花的裙下。”或者
我多少,有些居伪小资的嫌疑而泰然自若
尽管青花进入中国资本家的厅堂时间并不久远
尽管伊,大多数时间是被封建地主的风花雪月浸润过来的
(我在反青花的时候忘了青其实也是如此)
但我曾经不可救药地为青花命名中国的蓝调
青花中的声乐,被我煞有其事地享受过,并意外地
达到过聪耳明目的境地
 
江南的父老曾说,青花有一腔幽蓝,有咕叨不尽的
断水的江南,逐秋的好词
新出炉的草本的酸涩,总是
如一枚蜂腰的青杏。散发着少女及其胴体的气息。
而它走过的地方,一切皆被染指,并衍生
诸如:青代与民国
交叠的服饰里,青花于浩繁的色相群中
犹不甘于湮灭,让人一再,望向深巷。
 
那时青花,确不容亵渎。
而终于,在青面前,一败涂地
千年的蓝花,是否还有底气,我不是很明了
但我喜新厌旧的恶习,将毁掉蓝
我替蓝更名为潮红,顾左右而言:它大约是羞涩的
或者,我会谎称蓝就是胭脂,指斥它是扭捏而俚俗的
在青面前,青花的形容,径直下滑,是突如其来的。
 
而青,于此时,单纯而决绝地站了出来
素面朝天兮,淡泊从容
仿佛,籍兰而生,处子一般
它,是不容我有半点反悔的
 
我认为青的确高于青花
一个以青为饰,一个以青为魂
这绝不是杜撰,这种天生的区别
令我想到两种女人:篷门碧玉,金枝玉叶
但我一时又迷惑,她们中,孰是前者,孰为后者
我竟不能分辨。
 
然而,青花!
如果,青花卸下骄傲的花,只剩下青
如果拔羽,去蓝火,风逐青烟散
如果洗尽铅华,拆掉满墙,慢而长的青藤
青花是否就能忘却成青?
 
在我宣布要与青花决裂的下午,
青花在瞬间老去
青的年华,水盈盈,望住了我
这又是一种人生,如莲
出了幽暗的水塘。
 
2.裸
 
偏头疼时间,是适合思考的时间
左脑的问题让右脑解决,得出的结论
总是让人将信将疑:
譬如只要你还穿着衣服,你就说不出一句真话
如果你是我的掌上明珠
我坚决要求你,脱!
 
终于,有人肯响应我的右脑
今天清晨,有人褪下兽皮。
一只妆盒里,宋代的细软
刚吐出一丝幽微的银光
照耀着她光洁的额头,和撩人的小名
一些古典的动词,沐浴在清水中
蛊惑着你,又拒绝着你
像未央的夜
与月色齐光
 
而兽皮,最终带着历史缓缓离去
只有青瓷,坚定地,站在了你面前
她裸着,如同真理
勇敢地抛弃了拖沓而漫长的各种掩饰
那些历史和社会赋予的
纷纷扬扬的意义
我确信她就是真理
这是右脑得出的结论。
 
3.莲
 
在书面的氛围中
我叫它:莲
有人问:
这莲,怎地还不开?
史湘云道,时候未到
她所言,乃红楼尤物
而尤物不得不开。
我所语,青瓷也
而青瓷,未尝
没有开花的可能
 
然而凭什么,要开?
如果你是,含金汤匙
出生的人
青就是含莲而生的人
取荷叶田田,碧波万顷
炼就了莲身
凭什么,要开花?开花
即是,对莲的放逐
我固执地认为,它是莲,而非花。
花者,与莲脱节之物也。
 
我叫它莲
《九歌》云:白玉为镇,兰为芳
莲,是一种芬芳,一种绝色
是玉之魂。
然而——自我叫它莲
莲便是一把锁
解莲至今无人
 
4.雪拉胴
 
如果我有个女儿,请你们,叫她,雪拉胴
如果我没有女儿,请你们,叫我,雪拉胴
总之,雪拉胴是我们的
雪的灵魂,雪的胴体,雪的发声,是我们的
我们就是这样的强盗,当我们遇上她
我们就要把雪拉胴据为已有
 
面对雪拉胴,我保留了我无知的部分
拿出了一点野火,对这个名词的性感与清纯进行了一番旁敲侧击
我真心为它的雪花部分所倾倒
更为它雪花之上的身体所迷醉
我对雪拉胴之“拉”并不感冒,这个字代表了西洋的装腔作势
潘朵拉,娜拉,劳拉,她们与青瓷的尊贵相去甚远,
但我不否认,“拉”,确实为青瓷增添了女性的妩媚和轻盈
关于青瓷的性别,我肯定是那个,在法庭上
不顾事实而执意指认雪拉胴是女儿身的人
当然,我必需,对牧羊人和少女亚斯泰来的故事置之罔闻
才能保持镇定,才能保全我心目中青瓷的名节
 
关于青瓷的名节,开始或许与性别无关
它是古乐器的一种,与伯牙或萧史有密切关系
假设它有前生,它应该是一棵芳草,类似素兰
从历史的残垣中,斜逸而出
与青瓷,不谋而合
世间的浮花,都无关于此
更不能侵扰于此
但后来菩提说:
唯雪拉胴能命青瓷。这就成了境界,与仙术
导致我这个中国凡人,莫名陷入了性别的尴尬
 
而我的信念终于出了差错
一个世俗的问题击中了我:
如果雪拉胴不是牧羊人也不是牧羊女
那么,青瓷是什么
它的身世,一时如同,观音之谜。
 
(注:雪拉胴原为世界著名舞剧〈〈牧羊女亚斯泰来〉〉中的男主人公名,后被欧洲人用于对青瓷的称呼。)
 
5.叶青姬
 
他们的传说曾无数次献出了他们的女人
             ——题记
 
在公元2009年前,我对此奉献有——
正直的判断:愚昧,残忍。
 
叶青姬跳入火中后
我开始腐朽,我的腐朽始于
惊奇——我也许是第N个拍案惊奇的井底蛙
人类对女体的崇拜。是的,我现在就要把我那根无知的神经
纠到,过正的地步。一口咬定,是崇拜,而非践踏。
我像对待新鲜的岛屿一样,对待此崇拜
矢口否认,历代封建贵族在对待祭礼的问题上
有过这样历史性的面孔:
“只有你才配得上神,宝贝。我只好忍痛割爱了。”
女体,哦,它不仅是男人,也是神最喜欢的东西
人类要从神那儿得到什么吗?请把你们的女人送来!
女人,是唯一神圣的,配得上神的,礼物!
(谁能假设男体是卑贱的,而又知晓神的意旨?)
真的如此吗?哦,女人,芳香甜美的宝贝,神爱死你们了
为了你们,我们必需降一些天灾
哦,天神!不,不要!我们有最好的女人,马上就送来啊
人们给河神送去了女人
人们给龙王送去了女人
为了平衡人间与天庭
人们又大胆把仙女送给了凡夫俗子
一个放牛娃,一个才智平庸的穷书生
女体让神听命于凡人。连女神也不能不遵从于此规律
 
如此大的能量,女体!
在知晓此奥秘后,我腐朽了
我相信一个女人可以救国也可以灭国
女体,孕人之母,她一定可以救人也可以灭人
她先是神,然后是祸水。这两者其实没有区别
因为水的功能与神一般,既可载舟,亦可覆舟。
没有女人,世界会停止转动。
 
在世界停止转动前,我要道出火与灵魂的关系
从莫邪到叶青姬,我们的火凤凰,不知涅磐了多少
宝剑是女人的身体炼就的,青瓷也是女体炼就的
还有多少妙方中,加入了女体这枚神奇而伟大的药剂
她们纷纷为爱赴死,为世界的重生而浴火。——我在为罪恶开脱吗?
不,我宁信她们就是神圣的使命,而不是达贵们的牺牲品。
在又一场大火燃起之前
我腐朽了
我可以听着小曲,晃着小扇,无所为而大有为了
当然,我要紧抱着青瓷们,这是我们有为的象征
我们的,光荣史。
 
(注:相传叶青姬为助父烧出好瓷,而以身祭窑,其父于悲愤中终于烧成了绝世无双的青瓷。)
 
==================
 
作者简介:
 
章闻哲,本名章文哲;诗人、文艺评论家、《黄河诗报》诗刊主编,“我们”散文诗群成员。1973年出生于浙江绍兴诸暨。代表性诗歌文论有《一个真正属于人民的诗人——贺敬之》、《从后现代叙事到后历史主义》、《散文诗:从现代主义一路走来》、《现代女神美学的开端》等。
 
出版诗集《在大陆上》(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散文诗理论专著《散文诗社会》(北京燕山出版社),文艺哲学论著《中国社会主义美学探微----贺敬之卷》(红旗出版社)、《中国社会主义美学探微----峭岩卷》(红旗出版社)系列及百万余字艺术哲学类论著《梦、艺术、人本主义》(待出)等多部。2010年出席第四届东南亚华文诗人大会、2017年出席中国第五届诗歌节(文化部安排邀请)。
 
迄今已在人民日报、文艺报、中华读书报、文学报、青年文学、作家、诗选刊、星星诗歌.理论、  星星诗刊、大诗歌、诗歌月刊、中国诗歌、绿风诗刊、诗林、诗潮、山东文学、山花、上海诗人、贵州日报、华夏诗报、梧州学报、散文诗杂志、散文诗世界、海内与海外杂志、  民主杂志、中国作家网、求是网、中工网、人民政协网、中国社会科学网、人民网等100多家报刊、网站发表学术论文、诗歌、文学评论300余篇(章)。
 
 
刊名题字:贺敬之

编委会主任

张  炯 (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文学评论原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原所长、文学评论家)

顾  问:贺敬之  中宣部原副部长、文化部原代部长

李  准   中国文联原驻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程湘清   书法家、语言学家、全国人大常委会研究室原主任

王伟华  中共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中宣部原秘书长、书法家

刘   征  中华诗词学会顾问、人民教育出版社原副总编辑

陈继英  书法家、海军少将

郭德宏  中国现代史学会会长、中共中央党校党史部原主任、博导

刘润为 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 “求是”杂志原副总编辑、文艺评论家

韩传录  中纪委派驻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原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局局长

孔  林  山东文联原副主席、<<山东文学>>、《黄河诗报>>原社长兼主编

高  平  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名誉委员,甘肃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原主席

丁国成  诗歌评论家、诗刊原常务副主编

朱先树  诗歌评论家、诗刊原评论部主任

桑恒昌  《黄河诗报》原社长兼主编

吴思敬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导、诗歌评论家

耿建华  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山东诗词学会副会长、诗歌评论家

李永璞: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李发模  贵州省诗人协会主席、 贵州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

副主任: 冯世平   简 明    刘俊科    

社  长:王竞成

名誉主编:尹维新(华中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冰竹画创始人)

主  编:    章闻哲   桂兴华   李  浔 

副社长:  王学明

副主编:  王学忠     邹洪复     

编辑部主任:  商芬霞

学术理论与批评委员会:

罗振亚      杨四平     灵  焚      张立群   

马知遥      马启代     薛  梅      章闻哲 

编委(排名不分先后):

冯世平    桂兴华    陈运和     简  明     李  浔       李正堂   毛梦溪

高  昌       王  琦    王竞成     王学忠    王学明      王黎明      王若冰   

王致升   凸  凹     刘俊科     邹洪复    安  静     

张岩松    余  怒   南  鸥     东方浩    月色江河    庞学杰   

《黄河诗报》诗刊主管单位:
 
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
 
主办单位:中国诗歌史料研究中心
 
编辑:黄河诗报诗刊编辑委员会
 
出版日期:不定期(迄今已经出版十九卷(2008年至今)、大16开、总计已经出版四千余页码。推出五千余诗人、评论家作品。)
 
投稿信箱:shehuizhuyihao1818@163.com
 


 

(责任编辑:林聪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