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989933.com

中国书画收藏频道

网站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绘画 > 百家争鸣

西沐:应历史、客观地看待青州书画市场

2015年05月27日 13:57:17  来源:中国书画收藏频道

www.hg989933.com:”郁梦娴介绍,这3个孩子的“转向”,正给越来越多的宝山团干部提供继续帮助来沪青少年的“正能量”,改变一个孩子,被视为一件无上光荣的事儿。

记者:是一种交易模式吗?

西沐:实际上交易模式是什么呢?交易模式不仅仅是怎么样交易,怎么样交易的问题,其实全国很多地方都是差不多的。一开始就是画家“走穴”,后来有画廊经营,再到后来有一些艺术区、有专门画廊去经营,很多地方书画艺术品交易基本上走的都是这种模式,大同小异,最关键的是这种交易模式本身所形成的支撑力量,制度也好,文化也好,以及整个消费能力的聚合力,这是模式形成和发展的一个根基,这个根基最核心的还是团队,这个团队有核心竞争力,这个核心竞争力就是他们的学习能力和他们对市场前瞻性的把握能力。这是他们不断向前走,不断能够聚合社会资本的一个前提,也是别的地方没有的。

交易模式的形成是有一些前提的,关键是交易模式怎么样能够更有效率,怎么样成本更低,怎么样让人得到收益,这是最核心的,而不是交易本身。同样一个模式,不同人做效果是不一样的,一个优秀的团队可能把一个差企业经营得很好,一个很差的团队经营一个很好的企业,可能几天就倒闭了。模式的发展也是这样。

记者:这种模式发展到今天,规模这么大了,资本进入这么多,体量大了,还能持续发展下去吗?

西沐:资源聚合到一定程度,传统模式本身遇到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书画艺术品的流转问题。圈子越聚越大,交易量越来越大,书画艺术品如何流转?一个是圈内流转,一个是圈内和圈外如何流转?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即实现艺术品,或者艺术资源的资产化、金融化,这是一个出口。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把品牌做大也是很重要的。目前青州书画交易市场品牌叫得很响的画廊好像没有,应该做大做强几个,比如说十大画廊,在全国甚至在世界上都有名,这完全可以做到。另外,在这个过程中最根本的是要做好书画艺术品的流转,把书画艺术品资源资产化、金融化,建设一个综合化服务平台,形成一种艺术品金融资产,这样支撑市场的就不仅仅是一些小画廊小画商,而是由金融资本共同来支撑,实现书画艺术品在更大范围、跟大平台下的的金融资产流转,这才是打破小圈子的一个缺口。现在青州书画市场大都是在特定的圈子里边流转,对市场变化的敏感性非常强,受市场波动的影响很大。一旦金融资本进入书画市场以后,这个市场的规模与范围便可以迅速扩大,遇到问题的时候,市场的承受力与支撑点会强很多、会增加很多。

记者:就是从小圈到大圈,把书画艺术品当作一种金融资产的性质。

西沐:让书画从小圈进入到大圈,打通圈内和圈外的交流,把书画变成一种资产、一种金融资产。但书画不是货币,起码现在还很难以变成货币资产。就目前情况来看,书画是什么?就是一种商品,它目前只能是商品交换,并且是一种点对点的买卖。当然也有一些尝试,用书画艺术品进行银行贷款,这对书画市场的支撑是很大的,也证明了有这么做的必要性。现在比如说潍坊银行、青州农商行,都有几个亿的资金投入到书画市场里来,对书画市场的推动是很大的。再往前走一步,青州将来可以建成一个书画及其资源的资产化综合化服务平台,那就可能把全国全世界的相关资源都聚合过来,尤其是金融体系与资本会进来,建成一个资产化、金融化的综合化服务平台,那书画艺术品流转就会进一步变成资产或是金融资产的流转,那么,艺术品的流转就会自如很多。下一步青州应该围绕书画资源的这种资产化、金融化建构综合化服务平台,把市场进一步做大,进一步提升书画产业的层次,聚合更多的资源。在这里,提到一个模式重塑的问题,很多画廊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时候,都会面临这么一个纠结和困惑,怎么样转型?我认为就是围绕资产化、金融化建综合化服务平台,聚合更多的资源,包括金融资源、社会资源,也包括一些产业支撑体系,来提供更多的服务和产品给投资者,这样市场才能进一步做大,这是必由之路。

记者:您提到的艺术品金融,提到的潍坊银行做的艺术品金融实践,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

西沐:潍坊银行实际上是国内最早涉足艺术品金融的正规的银行,最重要的是做到常态化了,即潍坊银行将艺术品质押贷款业务做成了系统化、常态化的银行业务。关于艺术品质押融资还专门成立了由我主持的课题组进行了研究,出版了专著,是在2013年以前做的。后来又做了艺术品集保,再到后来做中国艺术金融数据库及其应用,目前基本上都已经上线进行服务了。

作为常态化的业务,潍坊银行对于艺术品金融建立了一个预收购机制,即通过预收购机制来结构化风险。银行先建立起一个预收购人池,里面有很多预收购人(机构),这些人(机构)对书画艺术品有着极深的造诣,在书画艺术品鉴定、评估等方面都是最顶级的专家,并且有收购书画艺术品的意愿和财力。书画艺术品所有者(需要资金)、银行(出资方)、预收购人三者构成一个稳定的三角关系。画廊(或任何书画艺术品所有者)需要向银行贷款了,出示所拥有的书画作品,银行根据不同的作品从预收购人池中选择对此作品有研究、有经营的预收购人,征求预收购人的意见,对此作品有收购意向的预收购人会对作品的真伪、流通价值作出判定,并且签订预收购合同,然后银行一般按照流通价值的50%发放贷款。如果到时间借款人还不上贷款,预收购方就按这个价格收购作品。这种机制解决了银行对于书画艺术品的评估、鉴定等问题,化解了银行的风险。也就是,银行做银行擅长的事,预收购方做书画艺术品运营商擅长的事,画廊也拿到了想要的资金。潍坊银行的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就是以预收购机制为基础建立起来的金融产品,因为设计合理,从2009年开始发放贷款到现在没有一笔呆坏账。当然,由于艺术品贷款额度占银行贷款额度的比例非常小,连1%都占不到,那种“青州书画市场崩盘以后,潍坊银行要破产”的论断是不成立的,因为它不是系统风险。

记者:有人质疑,青州画廊基本上都有贷款,少的可能三五十万元,多的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我调查了一下,上千万元的比较少,但是有几百万元贷款的画廊还是比较多的,这对于青州画廊来说是不是一种压力?所以,对于青州潍坊的画廊发展来说,金融的介入是必定的。

西沐:金融的介入确实是必定的,而且介入的规模会越来越大。金融的风险金融机构会做好,为什么这么多金融机构才有这么一两家介入书画艺术品行业呢?说明大家对艺术品金融的风险还是有充分认识的。别的金融机构没有涉足此领域,是因为他们没有相应的人才,没找到相应的机制,不敢做。金融机构对于风险的评估,对于风险的把握,是极其严的。

记者:对于在青州建立书画城您怎么看?

西沐:具体的不是很了解,只是感觉如果在机制、模式上没有大的创新,单纯地通过体量、规模膨胀的这种做法本身是存在一定风险的,因此提出来要重塑模式,在机制创新上要做文章,在平台建设上要做文章。可以说,青州书画市场面临发展的瓶颈了,如何突破瓶颈,需要政府和市场共同来面对。或者说,作为一种产业,政策的投入已不可或缺。

(责任编辑:易笑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