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989933.com > 哥哥的神医馆 > 第七章 我他么?哪里黑了?
    “来,舟舟,没事了没事了,外面来的是几个神经病。”一男子抱着一个小女孩安慰说。

    “神经病是什么?”小女孩抬起头问,脸上的惧色未消。

    “就是脑子有问题的人,做事疯疯癫癫。”男子解释道。

    小女孩立刻哦哦点头:“那就是疯子咯?我以前看到过,他们总是在客栈外外面的垃圾桶找东西吃。还经常被人打。”

    “好可怜的呀。”舟舟说。接着她抬起头问:“哥哥,你是医师,那你能不能治好疯子哦?”

    “我啊?”男子微微抬头:“轻微的疯子可以,那种病入膏肓的就不行了。”

    “那外面的那几个疯子?都病入膏肓了吗?”

    “还有得救。”

    “那你救救他们好不好,他们只是脑子有问题,其实并不是故意的。”

    男子为难了很久,然后看着怀中小女孩期待的小眼神,点了点头说:“咱们舟舟求情了,只要他们愿意找我来治,就可以!”

    “那哥哥,我们出去看看他们好不好?或许他们愿意治?”

    “好吧。”

    林九阳和陆郭两人,押着刘云正准备推开医堂的门的时候,就听来了这么一段对话。

    接着有脚步声靠近门口,吱呀一下,已经有些破了的医堂的门打开了,偷偷摸摸地塞出来一个小脑袋。她打量了一下外面,发现有两个人立刻对她弯腰作礼。

    “陆郭,见过牧医师。”

    “牧医师,在下林九阳,特此前来感谢牧医师的再造之恩。”

    “呀。”

    小女孩被吓了一跳,连忙把头缩回去,拍了拍胸脯道:“哥哥,外面那两个小疯子哥哥,真的有些神志不清!”

    牧云远:“……”

    陆郭:“……”

    林九阳:“……”

    牧云远推开门,而后将舟舟拉到身后,对着林九阳两人道:“不好意思,舍妹不知道两个人的身份,认错人了,说话没个分寸。”

    接着,牧云远又指着后面那被人押住的任云,以及脸色一阵苍白的楚一苇,对边舟道:“这位小哥哥是我的朋友。快叫林哥哥和陆哥哥。”

    边舟立刻乖巧,脸色有些红的说:“林哥哥好。陆哥哥好。”

    边舟说话的时候,那任云立刻被牧云远的话气得脸色涨红地站了起来,大怒道:“姓牧的小杂碎,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指派人绑我。你信不信我告到医师协会里。”

    林九阳本来听到边舟那童言无忌的叫他林哥哥,之前被误会的不爽心情早就解开,再加上小女孩叫得挺甜,挺乖的,也怪不起来。

    可立刻,他又听到任云地威胁声,立刻想起正是因为他才被叫做神经病的,心里立刻颇为不爽起来。

    这任云上门闹事的理由,还是牧云远出手救了他。

    牧云远看向林九阳:“你是林九阳?”

    “是!”林九阳抱手。

    牧云远看了看那任云,又看了看林九阳,很认真地问:“那这两个货是你叫来打我的咯?”

    林九阳当即双眼一紧缩,一副日了gou的表情。

    他么的,我真要打你,还要叫他们吗?

    林九阳当即说:“牧医师,这肯定是误会!要不?打一顿?”

    “打一顿就算了。”牧云远摇摇头:“毕竟大庭广众的,被其他人看到了不好。”

    林九阳正准备称是。

    “等到人少的地方,再动手吧。”

    林九阳差点栽个跟头。

    不过,他也挺想打人的,于是便对陆郭说:“兄弟,麻烦你了。”

    陆郭当即把人提了起来,然后往外面拖着走。

    楚一苇脸色暗自着急,可一句话都不敢说。

    这林九阳,自称是二月的资质,可不是他能够阻拦得了的。即便报到医师协会去都没用,反而,他很担心,自己也会不会被打。

    而且,看那林九阳的气势,恐怕是突破到了五星。五星,十五岁,的确是二月资质啊。

    “小杂种,你敢指挥人来打一个堂堂的医师?你简直放肆…唔唔唔唔唔唔。”

    刘云的嘴被堵住了。拖走后就清净了。

    舟舟看得有些不忍,抬起头,依偎在牧云远身边:“哥哥,他是不是病入膏肓了?你可不可以救救他?”

    “我就是在救他,等会儿他就好了。”牧云远揉着小女孩的头说。

    “真的吗?”舟舟问。

    “恩,是真的。”牧云远点头回道。

    林九阳看得有些呆,这牧医师的个性,还真是有些别具一格。

    楚一苇被打发走了,走得时候屁都不敢放,如蒙大赦地逃了出去。

    林九阳进门,到了医堂的正堂,入座后再次起身道谢。

    舟舟则是去房间里睡觉了。

    “牧医师,在下林九阳,再次多谢牧医师的再造之恩。”林九阳很诚恳地道。

    “恩。这是我的职责。”林九阳淡淡点头,其实心里很享受这种被感谢的感觉,不过前世听得太多,也没有太大的感觉了。

    林九阳即刻开口:“听说昨日你为我治病时,还受了些轻伤。不严重吧?还不知道我这诊金,该怎么算?我同学说还没给你。”

    “我的伤势并不严重,调理一段时间就好了。至于诊金?”牧云远说到这时,忽然神色一动。

    “宿主请注意,宿主是要成为医神的人,每个病人,都有自动定价。不能和普通的医堂比拟。”

    “目前病人评估,五星修为,诊金:10金币。”

    看到这,牧云远的眉头狠狠一皱。

    这个世界,日常分有的货币是铜币、银币还有金币。

    一枚金币等于一百银币一万铜币,相当于前世购买力的一万。

    10金币就是10万。

    真他么黑。

    “宿主请注意,这是系统的定价,不能更改。”

    牧云远不予以理会。

    而是开口问:“你现在身上有多少金币?”

    林九阳被牧云远问得有些懵,这不应该是直接说多少钱就好了,怎么还问起有多少钱了?

    不过还是老实回答:“目前就只有一枚灵石外加80金币。牧医师觉得少了?”

    牧云远摇头:“不少。”

    “我看病有个规矩,取你身上所带钱财的两成。那就三十六枚金币。”

    系统:“……”

    我他么?

    哪里黑了?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whsail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