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989933.com > 大明资本家 > 第三百五十章 心比天高
    李飞白急忙勒停了马,转身回头朝小酒馆而去。

    下马将马栓到马桩上,他进了小酒馆,也不理小二的热情招呼,直接走到俞大猷对面坐下,拱拱手道:“俞大哥,没想到竟能在这里见到你!”

    俞大猷醉眼朦胧的看了李飞白一眼,叹了口气,举杯又饮了一口。

    李飞白道:“俞大哥不认识我了吗?我们见过面的……”

    话还没说完,俞大猷接口道:“认识!在提刑按察司,若非李公子赏识,替我说了两句话,我还哪有性命!哦,说到这里我还没谢谢你救命之恩呢?”说罢,拱了拱手,又替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李飞白笑道:“其实也怪我,若非我威胁刘石湖,刘石湖对你还不会起杀心!怎么样,那姓刘的没对你下杀手吧!”

    俞大猷道:“本来是要对我下杀手的,后来终于还是惧怕你的背景身份,只打了五十杀威棒!”

    李飞白道:“都怨我,都怨我!其实我哪有什么背景身份,我只是河南济源的小小一个县令幕友,偷机摸空做点生意罢了。这次前来泉州,也是替冯按察使办点事情,出点小力!”

    俞大猷抬头看了李飞白一眼,心里实在琢磨不透,李飞白这话是真是假!

    若李飞白的话是真,那为什么冯江亭要隐瞒李飞白的身份,反而处处抬高李飞白身份,这也太不合情理。

    而李飞白也着实大胆,竟敢跟刘石湖如此说话,那不是把刘石湖给得罪死了!不怕刘石湖打击报复,给他穿小鞋吗?

    若李飞白的话是假,为什么要说这种谎话骗他?他只是个提不上台面的小人物,骗他有什么好处!

    不过,这些对于他来说都没什么意义!他现在失去所有一切,等于是个废人!骗一个废人有什么意义!

    他继续一杯接着一杯,喝着闷酒!

    李飞白道:“俞大哥对我不冷不热的,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俞大猷这才意识到,自己独自喝着闷酒,着实有些怠慢李飞白。不管怎么说,刘石湖本来都是要革他的百户,并打他军棍的。李飞白跟他素不相识,却愿帮他,并为了他不惜得罪刘石湖,为自己惹下麻烦,这种恩情一定要报得。

    他拱了拱手,道:“李兄弟,我姓俞的要是生你一点气,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李飞白道:“俞大哥言重了!没生气就没生气,干嘛赌咒发誓呢?”

    俞大猷道:“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大概说的就是我!我自负才能,比之古时名将毫不逊色,也从小立下志愿,这辈子一定要成为堪比青史留名的那些大将军。谁知岁月蹉跎,这都年过二十了,一事无成不说,连祖上留下的百户之职也给丢了!唉!我俞大猷不孝,对不起俞家的列祖列宗!”

    李飞白笑道:“我还道大哥为何闷闷不乐,原来是为这个!不就是个百户吗?俞大哥跟我走,去河南我给你个千户干干!”

    俞大猷一怔。李飞白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谁,是兵部尚书吗?说给我一个千户就给一个千户!你一个小小县令幕友,哪来这么大的本事!

    不过想想,李飞白敢夸这么大的海口,也并非是在吹牛。似乎,这小子跟冯江亭的关系不错,而冯江亭身为河南按察使,让他在河南干个千户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他并不想去河南干个千户,因为河南无仗打,在那里干个千户不过是混吃等死罢了!他的目标是名垂青史的大将军,对一个混吃等死的千户不感兴趣!

    再说,能让他当千户的是冯江亭并不是李飞白,李飞白要想让他当千户就得求冯江亭。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千户,他也不想麻烦李飞白。

    俞大猷摇了摇头,道:“没意思!”顿了一下,又道:“我不想当兵了!”

    李飞白还是能猜出俞大猷为什么说这样的话,道:“我让你去河南干个千户,可不是去卫所干个千户,而是去钱家军当个千户!”

    俞大猷“哦”了一声!这几年,因为卫所名存实亡,根本不是倭寇的对手。所以,有远见的大官已经放手让下边有能耐的将领,以自己的姓组建军队去打击倭寇。

    他自己琢磨出一套治军方法,也想组建以自己的姓为名的军队,可惜年纪太轻,又没什么名气,所以得不到上边人的赏识。

    好不容易上了道书,本意是想在刘石湖面前显露一番,好让刘石湖赏识自己,继而支持他组建一支军队!

    谁知刘石湖并无识人之能,他这道书不仅没有得到组建自己军队的愿望,反而连百户之职也丢了!

    他实在没想到,中原腹地的河南竟也有以自己的姓组建了一支军队,有些不信的道:“河南有钱家军?那里又没仗打,怎么可能有一支钱家军!”

    李飞白道:“最近河南大旱,白莲教趁机闹事!在巡抚傅元、布政使钱穆通、按察使冯江亭、都指挥使寇子惇的支持之下,新近成立了一支钱家军!”

    俞大猷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可,白莲教闹事,肯定初起,规模不会很大,朝廷尚还不知道,既使知道也不会把这点小乱放在眼里。不像沿海,倭寇祸乱年久,搅得百姓苦不堪言,朝廷会拨下清除粮饷的款项。地方上有了钱,这才可能让有能耐的人组建自己的军队以抗击倭寇。

    河南的钱家军既使有四大衙门支持,若朝廷不拨粮饷,只怕也难以为继!最多一年两年,等解决了白莲教,就会解散。那,自己不顾千里之远,屁颠屁颠的赶往那里,又有什么意思?

    他道:“这支钱家军能长久吗?粮饷问题如何解决?”

    李飞白道:“能长久不能,我说能,你也得信才算。我只提一点,俞大哥自己琢磨。”他顿了一下,神秘兮兮道:“河南的布政使大人姓钱,这支军队叫钱家军,你说能长久不能!”

    俞大猷心领神会的笑了笑,原来钱家军管事的跟布政使有关系,十有八九还跟布政使的关系十分亲密!

    李飞白不着重讲布政使大人姓钱,他不会把钱家军管事的往布政使大人身上想。天底下姓钱的何止百万,布政使大人姓钱,钱家军管事的也姓钱,也许只是巧合。

    李飞白着重讲布政使大人姓钱,他立马断定,钱家军管事的跟布政使大人肯定有关系。既然钱家军背后的靠山是布政使大人,那就一定能够长久。

    李飞白接着道:“至于粮饷,俞大哥更不用担心。小弟不才,这些年也赚了点银子,在钱家军没有打出名堂,朝廷尚未拨粮饷之前,钱家军所需粮饷由小弟一力承担!”

    俞大猷吃了一惊。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whsail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