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989933.com > 仙帝要辞职 > 三五二:我要你的命
    “唔…”

    再次苏醒过来,鹿不为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一个完全漆黑的空间里。

    四面八方,除了自己的身体以外,完全看不到任何别的东西。

    “这里是…”

    试图搞清楚状况,鹿不为站了起来,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康复,先前被类魔化的克洛诺斯和兔晶晶打出来的伤势,已然痊愈。

    克洛诺斯…

    回想起孟祥击杀克洛诺斯,为了斩草除根,将其斩首的画面,鹿不为的心,又一次绞痛起来。

    那是梦吗?

    如果那是梦的话该多好…

    鹿不为这般祈祷着。

    “哟,醒了吗?”

    身处空旷寂静的世界,背后突然响起来的声音格外刺耳。

    “谁?!”

    鹿不为受惊回眸,而看到说话者面容的时候,他的希望彻底破碎了。

    因为站在自己背后的,正是天魁星!

    那…不是做梦!

    “你这个畜生!!”

    没有任何预兆的,满腔怒火宛如喷发的岩浆般爆炸。

    冲天而起的魔元,如果站在一个星球上,恐怕不需要做任何动作,这股力量都能将星球震碎吧。

    被愤怒支配的鹿不为,此刻就是拥有这么强的力量!

    一脚踏下,空气都被冲击力聚成了透明胶状,向相反的方向排出!

    鹿不为刚刚治好的双眼,眼角又一次裂开,鲜血混合着仇恨的泪水在半空中勾勒出无比心碎的弧度。

    纵然痛恨孟祥没有救克洛诺斯,但是,始作俑者是魔,这点理智鹿不为还是有的。

    “都是因为你们!克洛诺斯才会死的!!”

    砰!!!

    要不是这空间里空无一物,这一拳的气浪,恐怕能够将一个星系都一分为二吧。

    天魁星轻描淡写的,以单手食指的指腹,将这夺命的一拳挡下。

    贴上天魁星的鹿不为瞬间丧失了理智。

    敌我差距?

    这种事随便怎样都好!

    必须杀了他!

    我必须杀了他!

    就是因为他…

    “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得到的宝物,她好不容易才愿意接受我的……”

    扬起拳,鹿不为用上了所有的四肢,用尽所有的暴力发出了一生中最强的连打!

    “还给我!!把我的克洛诺斯……还给我!!”

    砰砰砰砰砰砰砰…

    连打之快,几乎听不清间隙,就像只有一个砰拉出的无限长音一样。

    空气岂止是翻滚,甚至因为过度的震动,附近的空气都被完全排空!

    “把她还给我啊!!!!”

    鹿不为得力量依旧在提升。

    然而天魁星,却至始至终都只用一根手指,挡下了他所有的攻击。

    只不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天魁星发现,鹿不为的力量正在无限制的提升。

    先前还能够用一根手指挡下,现在却因为过于凌乱的攻击和过快的速度,使得他感觉如果再不退一步,可能会被他打中。

    连阻拦他攻击的那根手指,都隐约传开了疲劳的酸痛。

    沁着泪和血,鹿不为甚至不顾自己的魔元会不会枯竭,无限制的提升自己的力量。

    愤怒充斥了大脑,血液被仇恨洗涤。

    鹿不为此刻脑海中所有思想都被清空,剩下的只有两个字…

    复仇。

    刷!

    过快的攻击中,一道白芒突破了天魁星的防线,在其从未受过伤的脸伤,擦出了一道印子。

    虽说是连皮都没有磨破的轻擦伤,但确确实实,鹿不为的攻击已经有突破他防御的趋势…

    至少能够突破他一根手指的防御了!

    面对这个疯狂的少年,天魁星的脸,从被击中的错愕,变成了发现宝物的惊喜。

    这小子的力量,会因为情绪而无限上升?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这点?

    砰!

    反手,以超越光速无数倍的一掌,宛如擒拿一只吉娃娃一般按住了他的后脑。

    鹿不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击摁倒在地,那宛如虎头钳一般的手掌按住了后脑,无论如何挣扎,都动弹不得。

    即便如此,他依旧发了疯一般的不断乱踢乱打着,就算力气耗尽,就算缺氧而口吐白沫,他依然从灵魂中压榨着力量拼命挣扎着。

    “放开我!!我要杀了你!我要一个不剩的把你们全部杀光,给克洛诺斯陪葬!”

    他的吐字太过激动,以至于让人很难听清他说了什么,只知道他是在咒骂。

    面对被自己制服的少年,天魁星的脸上,勾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

    他抬起头,对着仿佛无边无际的黑暗虚空中的某个意识开了口。

    “这份癫狂,六亲不认的仇恨,完全丧失理智般的杀意,纯粹,不染半点杂质,天机星果然没有看错,魔大人,我觉得他应该就是继庞充之后的第二位魔使了。”

    “……”

    虚空中,一片沉寂,仿佛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但这份沉寂没有维持太久,四周,便响起了一个声音。

    “嗯,如是,甚好!”

    短短两个字,空间里的空气仿佛一瞬间增压了一万倍。

    强有力的威压从四面八方好似潮水般冲击过来。

    癫狂的鹿不为眸子猛的一缩。

    这…这是什么压力?

    两个字的声音,感觉好像心脏都被人捏住了一样,连呼吸都在那声音主人的面前变成了一种挑衅。

    好强!

    那是让汗毛都为之折断的强大威压。

    那是让皮肤都能完全绽裂的存在感。

    就算看不到说话的主人,那庞大的,压倒性的力量已经透过第六感,刺穿了灵魂的每一寸。

    纵然再疯狂,在这般威压下,鹿不为也只能被压的动弹不得,瞪大的眸子,在不断地颤抖。

    内脏,好像要从嘴巴里喷出来一般。

    感觉身体都像被拧干的毛巾一样要被压扁了。

    有什么东西?

    这个空间里,有一个看不见的,但能够毁灭一切的东西存在。

    “嗯,此子尚为草芥,不堪重用,然前景不可限量,尔暂将之与庞充共同封印,待到天命之日,孤自会唤醒此子。”

    这个声音是…魔?

    那个…封印在第一大陆的…魔…

    那个…杀了克洛诺斯的…

    魔?!!

    克洛诺斯的头颅,那临死的微笑,在眼前一闪而过。

    愤怒…

    仇恨…

    不甘…

    悲痛…

    五味杂陈的感情,在停止跳动的心脏中混合着,翻腾这,沸扬起来。

    感情,突破了极限!

    轰!

    “什么?!!”

    天魁星突然感到手上一烫,低头看去,只见被自己压制的鹿不为,全身燃烧起超越恒星的热量。

    “咕…呃…啊啊啊啊!!!”双手撑着地面,不顾颈椎折断的风险,过度的发力,使得臼齿都碎成了粉末。

    “我不会放过你!都是因为你…魔!我要你的命!!!!”

    爆炸般的能量从鹿不为的体内绽放。

    “唔…”天魁星闷哼一声,竟无法承受冲击的被逼退开来,大惊失色的看着眼前正徐徐站起的鹿不为背影。

    他万年冰冷的眸子里,第一次出现了错愕的情绪。

    在魔的威压下,仅仅凭借着仇恨,就突破了我的压制?

    这股杀气是怎么回事?

    这股好像能无限提升的力量又是怎么回事?

    单纯的感情和思念,能够造就这么强的力量吗?

    这就是…命中注定要成为魔使之人?

    “魔大人,小心!”

    天魁星刚喊出来,鹿不为就动了!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whsail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