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989933.com >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 第三百五十九章:行路难
    堂上的少年看着堂外出神,垂着一面草帘,轻轻地摇晃着,从后吹来的冷风时不时让人不自觉地想要拉紧一些衣衫,即使是到了春天,天气还是不见暖的。

    院子里一个穿着布衣的女孩提着一个水桶摇晃地从堂前走过,诸葛英也比一年前长得高了许多,这个年纪的女孩正是长个子的时候。

    她提着木桶穿过廊上,看着像是准备去厨房做早食。

    路过院子边的时候,女孩习惯地侧过头看向院中。

    院中栽着一棵树,那树去年种下的时候,还只有她的个头那么高,今年却已经比她高出了好几个头了。

    她的眼中出神,看着树上,叶绿之间露显着一片片的黄白色。也不知道是昨夜还是何时,这树却是开花了。还是小树的时候是没想到,这树开花有这般美。

    叶间的花苞抽开白瓣,舒展开来,露出中间淡黄的花蕊,站在廊上就能闻到那花间传来的清香。

    风吹过树上,使得树间发出一阵细密的轻响。

    “仲兄,叔兄!”女孩该是反应了过来,放下了木桶,对着草屋中唤道。

    堂上的诸葛亮没有动,安然地摇着自己的扇子,他是早已经习惯了自家小妹一惊一乍的模样了。想来,又是什么小事便是了,叔弟会去看的。

    果然,草屋的后面一个脚步声慢慢走来,穿着一身短衫地诸葛均走到廊间,无奈地笑着看着诸葛英。

    “小妹,怎么了?”

    “叔兄你看,树开花了!”诸葛英已经跑进了院子里,站在树下欣喜地说道。

    “哦,是吗?”诸葛均抬起眼睛来看向树上,确实是开花了,笑了笑:“是很好看。”

    诸葛英将鼻尖凑近花中,花很香,香得她鼻尖一红。

    “阿嘁!”

    树下的女孩打了一个喷嚏。

    “小妹小心些。”廊上的诸葛均笑着温声地说道:“不必凑这么近闻。”

    听着院中传来的笑声,诸葛亮抬了一下眉头,怎么叔弟也和小妹闹到一起去了。

    摇了摇头,躺在堂上继续翻着书页,有什么事能这么开心的?

    “仲兄,树开花了。”

    院子小妹的声音又在叫他。

    “我知道了。”诸葛亮看着摊在身前的书,摇了一下扇子,心不在焉地出声答道。

    心中一叹,开花而已,又非未见过。

    对于自家的小妹,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且等。

    诸葛亮手中的扇子停了下来,脸色一顿。

    是哪棵树开了?

    ···

    诸葛英看着草帘后的堂上,半响没有动静,嘟了一下嘴巴。

    仲兄真是,只会躺在堂上看书。

    还没等她回过身去,堂上的草帘子就动了一下,随后帘子被一个身穿白裳的少年慢慢掀了开来。

    少年看向院子里,出声问道。

    “那树开了?”

    诸葛英嘟着的嘴一下子就松了开来。

    笑着让开了站在树前的身子。

    “开了,仲兄你看。”

    女孩的身后花树随风轻动,枝叶摇曳,几片花瓣被吹下,从树上飞下来。花瓣透白,阳光照在上面如能透过,在半空中飘摇了一阵,落在了泥土间。

    站在堂前,少年看着花树,轻笑了一声。

    “倒是还算好看。”

    小院里,花叶轻摇。

    早食之后,诸葛英就一直坐在门前等着。

    远山的尽处有一条小路,偶尔会有车马行过,每有车马行过她都会站起来踮着脚尖去看。

    看那车马会不会停下来,会不会有一个穿着白衣裳带着斗笠的人走下来,但是每次车马都会离开,或者从上面下来的不是那人。

    “小妹,进屋里去等吧。”

    午间,诸葛均拿着农具从准备下田,见到小妹还守在门口,轻拍了一下她的头说道。

    “没事,要是顾先生忘了路我也好看见。”

    诸葛英坐在台阶上,晃着双腿,看着山下的小路笑着说道。

    “你啊。”诸葛均摇头一叹,也没再说什么:“若是累了你就回屋里,顾先生若是来了我会看着的。”

    对于小妹的模样,他很无奈,也只能怪他们平时都只做自己的事情,让小妹总是一个人待着。

    所住的附近也没有多少人家,这也让小妹连一个玩伴都没有,小妹是很懂事的,若是寻常家里的小孩,恐怕早已经又哭又闹了。

    诸葛均走在田间,看向山路上,叹了口气,挥起锄头落在泥土间翻着。

    希望顾先生真的能回来吧。

    谁知道呢,一年以前随口说的话,恐怕都已经叫人忘记了。

    诸葛亮今日没有躺在堂上看书,而是将草帘卷了起来,坐在堂前的屋檐下。

    坐在这里正好能看见院中的花树。

    其实他也不知道先生会不会回来,若是来,他自当扫榻相迎,若是不来,他也只当是先生忘了就好。

    他坐在这,只是因为坐于花树下看书,也别有闲散之意而已。

    ······

    “店家两张饼。”

    “好嘞,两个铜板。”

    “给。”

    “哎,您的饼。”

    街道上一大一小两个人走在路上。

    大的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天未下雨,却带着斗笠,背上背着一只约有半个人高的箱子,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一些什么。

    小的提着一把剑,看样子只是个十余岁的小姑娘,衣着素色,手拉着身前的人的衣角。

    “给,绮儿。”顾楠将手中的一张饼递给玲绮。

    摸了一下自己的怀里,还有五个铜板,都不用数,一摸就能清楚。

    她是出了陈留才发现自己身上没有盘缠的,如果只有她一个人上路不吃不喝也就算了,但是还带着玲绮就只能想办法弄些吃的了。

    这样一来脚程也就慢了许多,走了快小半个月了,却才刚过了颍川。

    这点钱也不知道还够用多久的······

    顾楠的头上有些发黑,身无钱财,方知行路难,古人诚不欺我。(事实上古人没说过这样的话。)

    “师傅。”玲绮拿着饼咬了一口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

    顾楠也不知是笑还是什么的扯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南阳。”

    还有一半的路要走。

    此去她除了去见一见另外两个小友之外,也是还希望能见诸葛亮一面。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日后,他可以帮她。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whsailing.com